神來之筆?


我們的世界患上了偽記憶症候群
三月 14, 2007, 10:43 下午
Filed under: 散文

偽記憶症候群是甚麼?在了解前我們先來想一下, 到底我們身處的世界是個怎樣的世界. 當今21世紀傳媒通訊過度發達之世, 有太多無法確定是否屬實的資訊. 有曾被過濾的, 有被傳頌讚揚的, 雖然也有些會受人忽視, 但大都有著超乎常人認知所能自覺到的渲染力 , 而且能直接打進人的潛在意識裡. 哲學家早已提倡別再執意尋找科學的源頭與真相, 但到了後現代世紀人們同樣渴求得到徹底的解釋. 而所謂大眾傳媒, 那只是浩大數量資訊中的一角.

資訊既是在我們的後現代世界裡出現, 也就應從後現代哲學尋找方法將之解體. 我們的世界有甚麼問題? 那先要了解當今之世是如何形成. 形成當今世界, 所謂現代社會主流的有惡性偏向歐美文化. 若論當今歐美文化的主要元素, 可說是由19-20世紀的哲人,科學家一手塑造出來, 而政治家只是造就了這些先端思維. 他們是形成當世的元素根基. 在後現代哲學論與科學論現世之時, 世界的尺寸就隨時間流逝而漸漸缩減. 任何人也看得出這等異像並無在人類歷史的過去數千年裡發生過. 只在單單二百年的歲月裡世界逢此劇變, 相信就算是尼采也沒曾想過自己竟有如斯影響力. 對歷史本質作深入研究的後現代哲學家海迪加, 提及歷史的可信性全仗於歷史學家如何編寫他們的作品, 而當中定必有敏感部分受到政府介入而改寫. 當有歷史事件的真相與政府利益發生衝突, 對權力者不利的部分定必被刪除或修改. 你我在圖書館翻閱的歷史也許只是冰山一角, 而上面早已加上一層過濾網, 就如中國大陸沒法進入許多外國網站一樣.

正如海迪加所說, 歷史在發揮其作用時才可以稱為"有影響力"的歷史. 一般人能接觸到的也是受過多少改動或刪劃, 空白的部分實在太廣. 而某些國家有的所謂"黑暗歷史"也就由於挖空部分太大所造成. 有人為掏空的, 如秦始皇焚書坑儒導致周末的歷史永遠消失, 亦有現今科學無法理解的, 如瑪亞古文名的地畫永遠成謎. 就算是文獻中若說某月某日發生之事, 因某人與某人之間的決定影響了事件的結果, 我們又如何得知事件的成因是他們之間的約定而產生?或許當中可有其他因素在內, 而歷史上記載的只是事件中的一片殘影斷頁而已. 歷史學家是憑自己稱為"中肯"的態度撰寫, 當中部分必定包含主觀部分, 而個人觀點卻是往往由個人的記憶, 知識, 文化, 信仰等隨著人的年齡與經歷而改變.

談論過海迪加對歷史的看法, 再假設尼采那對歷史的極端態度只屬於存在主義的範圍, 那歷史就只是經民族,國家,政府蔓延到市民心理的一種世界觀. 沒有一個中國人會懷疑南京大屠殺的真實性. 不論有否看過有關方面的書籍與照片證物等等, 所有人也能道出事件的淺面 – 日軍在二次大戰時殺了XX萬人, 云云. 日本國內又如何? 作為軍人, 不服從命令去殺人就會被殺, 連家中親人也會被認為是謀反處死. 老軍人退役後因受良心責備而患上精神分裂, 社會上報章連提都不敢提. 日本在中國投資的建設每年過億, 中國沒有人知道. 說戰爭也不應強姦婦女, 有那個戰爭沒有婦女被強姦過? 法美兩國在越南的所作所為, 為何又無人過問? 畢竟沒有接觸過戰爭的人是永遠無法明白, 那種能煎熬人一生的惡夢中所帶來的痛楚. 殺人的是前人, 與現代的人沒關係, 為何因為是日本人就要受人冷眼?

中方只要求日本政府公開二次大戰侵華真相, 日本又只管繼續拜靖國神社, 有否曾想過這些都是政治遊戲中的籌碼? 日本是在亞洲中與美國關係最好的國家, 也是亞洲經濟強國. 中日關係一向緊張, 不能說美國沒有責任的. 簡單的說, 如果日本與中國關係過好, 美國首先會懷疑的是: 日本是否有意投靠中國? 從這點來看就可以簡單明白到, 中日關係不能太好, 也不能太壞. 當美國在背後看時首相就要去拜神社, 當美國沒留意時就要展開中日會談. 只要美國仍是世界第一強國, 中日的關係永遠不能和好. 就算是日本首相, 有時真的身不由己, 不拜神社就得下台, 那拜還是不拜?

談日本文化, 這島國的人有隨波逐浪的特性, 而且比西歐國家以哲學為根基的來得團結. 談宗教, 不少人在二次大戰時仍相信天王時神的後代, 也因為這種信念而出現著名的"神風"自殺式行為. 如今這等行逕絕對會被視為恐怖份子的襲擊行動. 但當年中國沒有拉登, 也沒有生化武器與731拼命, 更沒有可以反敗為勝的原子彈. 否則祖國也不會成為被欺負的對象. 我們不是要怨恨敵人, 而應該要分析敵人的行為. 為何當年日本要捨近取遠, 不攻蒙古反而先攻中國? 政客不會在戰爭中為人民求和平幸福的人, 而是利用時機達成野心的權力玩弄家. 世上沒有只為人民求和平的政府, 卻有為人民求幸福的皇帝.

因佛洛伊德而誕生的"偽記憶症候群", 就如同我們的世界與個別的歷史一樣. 歷史是我們對世界的認知, 對世界所認識過去的記憶, 倘若歷史出現病態, 就如"偽記憶症候群"出現的虛假記憶, 我們也就自然看到不同觀點下所創造出的幻象. 這些幻象也是因抑壓所造成, 而資料的真確性就如同"假記憶"一樣, 因經過有害的精神治療而令患者將偽造的記憶當成事實, 從此不願再接納其他觀點. 若有"假歷史"深入我們的記憶, 雖不一定構成破壞, 但若與民族思想溶為一體, 教育又那可以將其分開? 佛洛伊德的治療若被視為一種教育, 那只需適當地教育精神病患者就足夠能令他們康復. 深入教育能改變任何人, 年輕人往往在思考前已對學問直接接納, 也是無從置疑. 反觀一些反軍國主義的團體, 他們要求日本政府正當教育年輕一代二次大戰真相, 此事就算是否政治籌碼也是無可指責, 因為其要求的渲染力實在非常有限.

何謂"偽記憶症候群"? 簡單來說, 是因錯誤治療而令軟弱的精神病患者相信治療師的錯誤引導, 或在自我誤導之下將一些虛假的幻想用以代入真正的記憶之中. 人的記憶比任何電子零件的線路複雜萬倍, 當中交錯程度, 可需要從每分每秒所吸收到的經驗反映出來, 如此可從個人觀點直追溯到童年時代的回憶. 然而回憶的準確性又會因人而異,在後期佛洛伊德的研究中指出人的記憶並非如錄影帶般能完整無缺的重播出來, 他們可能會被一些曾出現過的記憶事件混淆, 重疊, 甚至取代. 歷史在我們眼前所謂"鐵一般的事實", 隨著時代變遷, 可能假以時日將會改寫. 不止如此, 歷史比任何科學更不可信的原因, 是它無法給予人們當場確實的證明, 它必須依賴科學技術才得以完全, 而當中不可分交的觀點卻只會因實證而令其變得更為極端. 我們的世界有太多歷史學家, 也許原本就不應該有, 但歷史的含意在人類社會卻扮演著教育與警惕的角色, 也因此歷史同樣與人類共同生存. 新的事件也許會影響到現有的歷史, 你我所看到的是製造出來的虛假歷史也好, 是故以隱瞞真相, 殘存不實的歷史也好, 最後所得到的也只不過是世界漫長記憶裡豪不起眼的一片剪影.

韶天
完於阿姆斯特丹
2004年10月6日

廣告

發表迴響 so far
發表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