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來之筆?


覺醒
四月 30, 2006, 5:26 下午
Filed under: 散文

很冷…

你只能從模糊的記憶中苦苦迷惘的思索,尋找某些不能確定的現實,
也沒有能力判斷這些零碎的剪影在你的思考回路中有沒有被排斥出來
。縱使有多虛無飄渺,你仍希望能抓住什麼,就如呼喚自己的魂魄回
到軀體裡。

你知道自己再次恢復了知覺,因為肉身僅有那種疲乏的無力感向你全
身內外襲來,你想睜開眼睛,但睡魔很快又將你吞食。你就是缺少了
那份拚死的搏鬥心,每次總被那腐敗不濟的驅殼擊垮,流落在虛無中
被孤魂野鬼折磨。多次你想捨棄它,抹煞它的存在,然而最後仍徘徊
於殘缺的支體旁,你只求從無盡的痛苦與絕望中得到解放。

直至,你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

「他最近有醒過來的徵狀,應該不久會恢復意識。」

嗶…嗶…嗶…嗶嗶…

有規律夾集沒規律的聲音向人證明機械在運作。

「手術非常成功,在醫學與遺傳工程學上這是新的突破。」

你的腦海一片空白,嘗試去睜開眼睛,卻感到眼皮上被什麼牢牢的黏
著,擦不掉,抹不走,就是欠缺了什麼令你不能張開眼睛。怎樣才可
超越現世?你毫不留戀這混沌的灰土,想將它徹底的毀滅,盼望什麼
力量能給你一點緩助,你怨恨這將你閉鎖的世界,若給你三個願望,
你三次同樣會選擇將這虛無的現世導向滅亡。這純粹表現出你當中破
壞的樸實,就算要你神形俱滅亦甘之如飴。

難道除了憑你的視覺,聽覺,味覺,嗅覺和觸覺,就沒有其他途徑去
感受世界?你接受這事實,沒有這個驅殼,你就不完整,也許在零碎
的意識深處還殘留一點思想飄流著,這些瓦礫的碎片自身卻無凝聚力
可言,最後,仍需要一個能收納它們的地方。

「他的眼皮在動了,你看到嗎?」

「果然在動,快拉下窗簾。」

你變成了井低之蛙,拚命用力的向上爬,想要離開這口井。上面只見
純粹一片白色,下面則是純粹一片黑色,你就在這中央的灰色地帶掙
扎,一邊提醒自己只有滾出這鬼地方才有一線生機,可是偏偏這時候
你虛脫了,無力感又衝著你而來,你的手腳不聽使喚,要向上爬反而
向下滑。

「病人情況惡化,腦部出現排斥,需要急救。」

你感到一陣暈眩,五臟六腑在翻騰,有什麼想從胃裡吐出來卻沒食道
,有什麼想從喉嚨喊出來卻沒有嘴巴,有什麼想流出來也沒有眼睛鼻
孔。那些髒物不能往外丟,就反過來攻擊你,折磨你,使你痛不欲生

你存在的空間沒有時間,所以既不清楚過了多久,亦不知道是何年何
月。眼皮不聽使喚,你也就試去動根幾指頭。這次好像沒什麼困難,
也就完成回收指頭的工作,指頭再次屬於你。你用盡全身力氣才動得
了那根指頭,它替你感覺到空氣的流動,證實它已經獨立離開了你那
混沌的世界。你聚集力氣,去動一下你的腳指,接著連你的腳指也消
失了。貪心的你再想動一下手臂和腿,它們卻仍被什麼捆綁著似的。
不知怎地,你就是知道要先睜開眼睛,因為它是你的窗戶,打開它,
看一看世界以外是怎麼回事,體會超越你意識所能感受到的事物。你
不留戀現世,卻又害怕踏進新的世界,只怕就從此消失掉,又或許連
這在虛無中殘存的自我也被吞沒。

「他…張開眼睛了!」

你清楚聽到了說話的聲音,也感覺到自己的眼睛是張開,可是你看不
到一點光,這就是新的世界,與先前的一樣混沌模糊。你的手指和腳
指回來了,可是你的手臂和大腿卻又不知失落何處,身體都沒有知覺
,唯一你聽到的、感覺到的是胸口心臟有規律地跳動的節奏,那種規
律是生存的證明,任何活過的人也不能忘記。你的窗戶是打開了,可
就是找不到焦點。

「將光線調高十度。」

有光了!你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像,這就是你在那幽暗寒冷的灰土上一
直期待的!你看到窗外只有一種顏色,昏暗的紅色,你還記得你看過
這種顏色。

「三十度……五十度……」

影像的顏色增加,而且逐漸產生出立體感,你看見天花上的射燈,是
它給予你光線的。

「七十度……夠了。」

光很刺眼,你自覺的將眼皮拉下一半,視覺開始恢復清析,你沒有頸
所以頭部動不了,只有靠轉動眼珠來察看這新的世界。你看見自己被
關在某空間內,與那光源分隔開,你不甘願這樣放棄,絕不就此回到
那灰土。

「相信你應該聽到的了。」

人,你久遺了的同類站在前面,在那關鎖你的空間外。

廣告

發表迴響 so far
發表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