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來之筆?


解讀《漫雪天翎》的哲學
四月 30, 2006, 5:32 下午
Filed under: 漫雪天翎

曾有朋友問,天翎到底代表什麼?故事的內容裡有
不少被動性(passive voice)的段落,有些像是雪
夢突然思考出來的見解,但又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

我承認《漫》的故事有部分過於小說化,有許多巧
合的事情,例如墮機加上劫機、雪夢沒有因為缺乏
衣物而冷死也的可能也是非常渺望。然而,當世事
巧合地產生連鎖關係的時候,不正是人們慨嘆的命
運與盼望的奇跡嗎?

《漫》擁有哲學上稱為 Soft Determinism 的觀點
。Soft Determinist 認為,人的行為構成事情的
發生,而雖然人生被非常繁複的鎖鏈串成,人仍有
機會戰勝障礙。簡單地說,沒有注定的命運,然而
世事均有一定程度能產生關係的巧合成份。這是一
般小說也常運用這種寫作手法。相反,Hard
Determinist 認為世事早已被注定,沒有任何力量
能改變未來。希望不能存在於注定的命運裡,因為
縱使能有希望產生,它也不可能實現。

”「天翎」,對雪夢來說也是一種假設?“(一)

這是在故事開端曾給予的提示,「天翎」是雪夢對
愛情假設出來的概念,暗戀對象在幻想中比現實完
美的理由是人的夢想有美化概念的傾向。因為概念
不需要切實的存在,人能輕易給予它任何假設性的
描寫。將「天翎」描寫成基金協會,只是將夢想實
現的寫作手法。

”人類活在自己所造的大獸籠裡… “(五)

對於這句,若是在故事之外,我會在後面加上「還
被無數的鎖鏈纏身」。人在如何的社會的成長,就
如何地被社會塑造。言論與寫作自由還未能世界通
行,真正沒有被道德、文化、主義、觀念局限的自
由,唯獨人類的思維而已。

”人生建築在經驗上,感受是最重要的一環,唯有
經過某種經歷,人才能從真實中吸收到最有效的教
導。“(五)

這近乎是知識論(Epistemology)的經驗學(Empiricist)
觀點,對於女性 Kant主張以經驗建築人生,正如
盧梭(Rousseau)所說,女性並非從理性中學習道德
,而是從經驗中得知何事能受世人所接納。對於男性
,Kant 認為應該以理性思考(being rational),
從理由(reason)中尋找結論,如此較為適合男性與
女性的天賦。然而,現代女性有從思考作出結論的能
力,男性也能從感受中理解社會,如何取決視個人的
天賦而定。

“雪夢能從上面觀察自己,她看到世上的一切也是由人
所作,一切也是幻像,只有體內僅餘的微溫是唯一擁
抱生命的力量。她只看到一頭垂死求存的動物,在大
自然的酷刑下拚命掙紮。” (五)

所有的知識也只適用於確切的事物上,正如 Foucault
所說,是助人「切割」現實中以一般形式存在的各樣事
物的道具。雪夢的經歷是籍由假設的真實反映幻象,一
切是否幻像,也只在乎人將自己建於何處觀測。

“我只想選擇令我快樂的事,也只有這樣才是最坦白而真
切的幸福。” (五)

雪夢的覺悟無疑有非常「後現代」的想法。

廣告

發表迴響 so far
發表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