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來之筆?


夢戀櫻
四月 30, 2006, 5:22 下午
Filed under: 散文

生來無影,死去無蹤。

春天的櫻花是引導我前往夢境的魔法。

我活了一個春天。今生是櫻花,來生也是。死時只見一片漆黑,當我再
睜開眼睛,原來也是櫻花,不同的是…

我只是無數被結成花環當中的一朵。

只需在寂靜中沉睡於枝幹的懷抱,已經展現出浪漫與優雅的氣質。

今生,飄揚在每一段戀人們漫步的路上,放任的、恣肆的輕舞,平凡人
的幸福就如此輕易被我操縱。風也彷彿在妒忌這沉靜中完成的藝術,將
我們分化,一片又一片的,雖然不是浪費,而是自然本身的屬性。

偶爾試著遐想、幻想一下,幼嫩的孩子們能否任由風啣著,攀昇到雲雀
之處,化成紅點,穿梭在藍色的光幕上。來,享受一下只即捲過高原的
快感,攪拌在稀薄的雲層,如置身旋窩裡面。恁由我再次的昇華,作年
輕的掙扎,死時易徒然被大地的黑暗吞沒,甚至墜進浩淼無際的汪洋裡
。朦朧的記憶經過考驗被消耗,鼻息裡彰著的涼氣,是泥土還是海水亦
不重要。或是隨波逐流、或是與土同化,通體就是被支配,在日盤月鉤
底下,薄而四散在虛無的角落。

來生,如果有幸相遇在靜謐的世代裡,桃將會是最佳的戀人。前生互不
信任的世界裡,希望能單純的存在著,讓我的幸福任由光陰的標記、時
間的痕跡帶動。恁我弄的天翻地覆,總逃不過上帝的公式,孤獨的一片
會腐朽、激昂的情感會式微,世上並沒有我所盼望的不滅和永恆。

我卻沒有被遺亡,重遇後又再是重遇,雖然無法知道我的幸福到底被何
操縱。

無限次捲土重來的春天,執著的櫻紅與桃紅色,就算不能緊抱著飄來蕩
去,也要在孩童們的手中,交織成一圈圈平靜的笑顏,在夢境裡永不分
離。

廣告

發表迴響 so far
發表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